位置:首页 > 国际电商 >

CAPA:2015年中国演出市场年度报告

作者: | 发布时间:2019-01-06 08

虽然演出市场环境在不断变化,但造星运动始终如火如荼,传统的艺人培养模式已无法满足粉丝的需求,日韩偶像文化在国内引发的巨大效应使不少艺人经纪机构开始探索建立中国的“练习生”培养体系,满足新一代消费者的消费理念与需求。 TFBOYS、SNH48、UNIQ、H2K等一系列团体组合的出现改变了通过选秀、网络红人等途径成名的造星方式,通过文化娱乐产业+线上线下粉丝经济的融合,TFBOYS与SNH48所引发的巨大反响与经济效应标志着“养成系+互联网造星”这一模式的初步成功,即引进国外成功模式并改进使其本土化,通过互联网的强大传播力与互动效应,使粉丝与偶像建立类似养成的深厚情感寄托,满足粉丝的情感需求。

一、音乐类演出

(一)音乐会

2015年音乐类演出场次与2014年基本持平,票价略有提高,上座率、观众人数、票房收入的增长幅度较为明显。综合来看,2015年音乐类演出市场表现有较为显著的提升。

2014年、2015年音乐类演出市场对比

 

1、长期低票价策略带动上座率和观众人数稳步提升

近年来,相较其他艺术形式,音乐会票价一直维持较低水平,其中政府对高雅艺术给予持续补贴发挥重要作用。在北京,2015年,低价票补贴工作被列入市政府为群众办实事项目,享受补贴剧场达31个,补贴低价票19万张,补贴金额达2200万元。国家大剧院2015年享受补贴的音乐类演出有130场;中山公园音乐堂经过低票价补贴后,每场演出30元、50元的低价票占总票房的30%,共420张。

2、观众音乐鉴赏水平提高推动音乐会演出市场发展

伴随观众群体教育水平和艺术素养的提高,以及各种形式普及推广活动培养作用显现,观众对音乐的鉴赏水平不断提高。一方面,观众对名团名家的认知度提升,大师级指挥、世界名团的演出受追捧。上海东方艺术中心的观众调查显示,喜欢交响乐的观众比例高居榜首,演出团体和阵容成为观众是否购票的重要因素。如指挥大师祖宾·梅塔、钢琴家郎朗与国家大剧院管弦乐团演出的青春“巨人”音乐会出现一票难求的情况;仅在北京新年档期就汇集了捷克爱乐乐团、乌克兰国家交响乐团、布拉格施特劳斯交响乐团等世界级名团。

另一方面,观众对音乐会诉求更加多样,小型室内乐受到越来越多乐迷的热爱,如国家大剧院2015年五月音乐节将普及室内乐作为主旨,推出20余场音乐会,并在年底组建了国内第一支常设性驻院室内乐八重奏乐团;天津大剧院推出钢琴与室内乐音乐季,演出达50余场。

(二)大型演唱会、音乐节

2015年大型演唱会、音乐节演出场次0.19万场,较2014年0.14万场上升35.71%;票房收入31.80亿元,较2014年25.69亿元上升23.78%。

2014年、2015年演唱会、音乐节场次、收入对比

1、演唱会

(1)一线歌手最具市场影响力

一线老牌歌手在市场占有率方面仍占有明显优势。2015年演唱会市场,巡演场次和票房最具影响力的仍是一线大牌歌手,例如陈奕迅、周杰伦、汪峰、张惠妹巡演场次均在10场以上,2015年汪峰巡演场次达27场(包括墨尔本、悉尼),观众总人数达61.5万人次。

(2)独立音乐人分流受众

演唱会受众正在逐步细分,一些唱作力强、有鲜明特点的独立音乐人成为市场的新生力量,纷纷举办演唱会。好妹妹乐队在北京工人体育场,李志、马頔、野孩子乐队在北京工人体育馆,万晓利、马条、周云蓬等音乐人也纷纷从LiveHouse走进剧场。其中,好妹妹乐队以每张票99元众筹的方式吸引了三万七千人观看演唱会。这些独立音乐人没有庞大的歌迷群体和广泛的市场号召力,但拥有固定忠实的粉丝群体,在一线大牌歌手演唱会资源有限的条件下,独立音乐人提供了高性价比的演出内容资源,进一步细分了演唱会市场的受众。

(3)演唱会在线直播常态化

2015年,演唱会在线直播全面常态化,进入付费观看时代,渐成票房、赞助之外的盈利方式。最早涉足演唱会在线直播的乐视音乐从2014年汪峰演唱会开始,主打付费或付费会员观看的方式,2015全年直播场次365场,吸引了超过2亿用户观看直播。主打免费观看的腾讯视频LiveMusic2015年的直播场次达55场,实现12亿的总播放量,在线观看人数达5500万,覆盖全球389个城市,包括20个海外城市。以优土、爱奇艺为代表的老牌视频网站,以陌陌为代表的社交平台,以芒果TV为代表的电视台APP都在依托自身优势积极开拓演唱会直播领域的业务,对演唱会版权的竞争激烈,促使视频网站开始涉足线下布局。例如,乐视将依托乐视音乐Live生活馆,连接产业上游、开发演出票务。腾讯已经开始试水专属定制演唱会。

2、音乐节

(1)场次减少

在场次方面,由于受重大事件、场地审核、安全消防等多方面影响,2015年多个音乐节取消、停办、延期,因此场次大幅减少。如北京迷笛音乐节、长沙草莓音乐节、长沙橘洲音乐节等被取消;恒大星光音乐节继2013年举办30余场、2014年举办40余场后,2015年基本处于停办状态。

(2)明确定位,进行特色打造

尽管演出阵容同质化仍然存在,但很多音乐节开始明确定位,打造特色。以草莓、迷笛为代表的多元化老牌音乐节,随版图扩张,与当地文化特色进行结合;以爵士上海音乐节、深圳乐杜鹃电子音乐节为代表的主打爵士、电子等音乐类型鲜明的特色;理想音乐节、上海简单生活节、张北草原音乐节以文化旅游、环保绿色或亲自家庭等为主题,倡导一种生活理念和方式。

(3)与互联网结合更加紧密

与演唱会一样,音乐节也开始加速互联网化。如乐视音乐与摩登天空达成战略合作,将上海草莓音乐节打造成国内首个付费直播音乐节,直播票房达300万元;腾讯视频独家直播的简单生活音乐节,三天累计观看用户600万;理想音乐节则通过弹幕、虚拟礼品等方式,打造互联网音乐嘉年华。

二、舞蹈类演出

2014年、2015年舞蹈演出市场对比

(一)舞蹈类演出市场整体表现疲软

2015年,舞蹈演出场次略有提升,但上座率、观众人数和票房收入均为下降的趋势。舞蹈因其自身艺术特性需要观众有较高的鉴赏水平,但舞蹈的普及推广和观众培育没有形成有效的体系模式,受众群的匮乏直接导致舞蹈演出市场表现不景气。

在艺术普及方面,舞蹈应借鉴高雅音乐普及经验,通过讲座、工作坊等进行市场培育。

(二)一线城市芭蕾舞市场份额高

得益于各类演出季、舞蹈节、赛事的举办,在北京、上海等一线城市,国内外芭蕾舞团频频登台演出。2015年,北京芭蕾舞演出了180场,票房收入达6634万元,占到了舞蹈类票房收入的54.5%。在2015年11月6日至12月26日举办的“第二届中国国际芭蕾演出季”中,有来自中国、美国、法国、俄罗斯等十余个国家13台剧目演出30场。上海东方艺术中心的调查显示,芭蕾舞在最受观众欢迎的演出类型中排在第二位。马林斯基剧院芭蕾舞团《舞姬》在上海演出出票率达到100%

(三)为青年舞者搭建平台

一批优秀的青年舞蹈人才和作品通过选拔培养活动脱颖而出。如中国舞蹈家协会“青年舞蹈人才培训计划”推出了苏鹏作品《花生》、张荪作品《古城》、张傲月作品《那里的花》等六部青年舞者的作品,并为他们提供名师指导、创作经费和展示平台。广东现代舞周力推青年舞者和独立创作作品,并搭建平台将年轻的中国现代舞舞者推荐给来自世界各地的艺术界策展人。

三、戏剧类演出

(一)话剧

2014年、2015年话剧演出市场对比

 

2015年话剧市场表现突出,场次、上座率、观众人数、票房收入均有明显提升。

1、原创话剧数量增多,形式新

随着近年对话剧原创的关注和呼吁,2015年原创话剧作品增多,如由中国国家话剧院主办的首届“中国原创话剧邀请展”汇集20部原创大剧场剧目和15部原创小剧场剧目;北京人民艺术剧院的《司马迁》、《食堂》、《故园》,陈佩斯作品《戏台》,万方编剧、赖声川执导的《冬之旅》,林蔚然编剧、李伯男执导的《秘而不宣的日常生活》等原创话剧在票房和口碑上都有上佳表现。

戏剧人尝试更多的表现形式,如浸没式戏剧,代表作有孟京辉作品《死水边的美人鱼》;超维度戏剧,代表作有何念作品《消失的新郎》;还有观众根据提示表演的自动戏剧、探索文献剧、超文本戏剧等。这些新形式赋予了戏剧更自由多变的表达创作空间。

2、引进戏剧量多质高

在2014年试水引进上乘国际戏剧作品的基础上,2015年大量国际剧目在国内上演。如南锣戏剧节有13部来自世界10个国家和地区的舞台作品;北京青年戏剧节,有7个国家和地区的戏剧;乌镇戏剧节聚集法国、德国、巴西、瑞士、意大利、荷兰、波兰、立陶宛、俄罗斯等12个国家和地区的剧目;2015中英文化交流年的重点项目“英国国家剧院现场”以电影的形式将《弗兰肯斯坦》、《科利奥兰纳斯》、《人鼠之间》等10余部英国最新最热的戏剧带给中国观众。

较之往年,2015年外国戏剧引进的多样性、层次性已经逐渐清晰,外国戏剧引进方逐渐找到了自己的艺术与市场地位,如林兆华戏剧邀请展以世界级戏剧巨擘大作为目标,爱丁堡前沿剧展以小而美的戏剧新意佳作为对象。

3、热门IP改编作品不断涌现

热门影视、文学作品IP衍生舞台剧频现,如同名小说改编的《鬼吹灯》、《盗墓笔记》、同名漫画改编的《滚蛋吧!肿瘤君》,同名游戏改编的《仙剑奇侠传》等。这部分戏剧的受众有别于传统戏剧,以IP粉丝为主要观众群的衍生舞台剧,会比一般的原创戏更容易建立知名度,但也容易被拿来与原作比较,且因表现形式相对局限而遭到诟病。以《盗墓笔记》为例,第一部总票房近3500万,第二部首轮演出2000万票房。

值得关注的是,舞台剧IP向影视转化成为演出行业版权价值开发的蓝海,2015年开心麻花话剧作品《夏洛特烦恼》改编的同名电影收获票房超过14亿元。

4、戏剧节运作模式更加成熟、国际化

国内戏剧节定位更加明确,视野更加国际化,运作模式也趋于成熟。其中乌镇戏剧节最具代表性。第三届乌镇戏剧节堪囊括了来自法国、德国、巴西、瑞士、意大利、荷兰、波兰、立陶宛、俄罗斯等12个国家和地区的20台顶尖剧目共73场演出;以最大力度培养优秀青年戏剧人,通过青年竞演单元挖掘出中国戏剧圈最具潜力的青年,并将其优秀作品推送全国、世界巡演;戏剧节期间,乌镇大街小巷上千场的街头演出组成的小镇戏剧嘉年华,并打造“白天看戏、夜晚派对”的节庆氛围。依托乌镇戏剧节,乌镇在3年的时间内实现了“观光——休闲——文化”的定位转变,游客人数保持着每年30%递增,基本实现戏剧艺术与城市文化、旅游资源的融合。

(二)戏曲

2014年、2015年戏曲演出市场对比

 

1、戏曲发展政策环境利好

7月11日,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支持戏曲传承发展的若干政策》,就新形势下如何支持戏曲艺术传承和发展,作出了明确的政策规定和具体阐释。随后,为全面摸清我国地方戏曲剧种现状,进一步推动地方戏曲传承发展,文化部印发《关于开展全国地方戏曲剧种普查工作的通知》,就2015年至2017年开展全国地方戏曲剧种普查工作作出部署。5月,文化部办公厅发布《关于开展“中华优秀传统艺术传承发展计划”戏曲专项扶持工作的通知》,其中内容之一是实施“三个一批”优秀戏曲剧本扶持计划,采取“征集新创一批、整理改编一批、买断移植一批”的办法,出资扶持优秀戏曲剧本创作,建立优秀戏曲剧本共享资源库。

一系列政策的出台,为戏曲的保护、传承和发展提供了利好的政策环境。

2、积极创新、重视营销推动戏曲传播

传统戏曲的传承、保护、发展要与时俱进,更开阔的创作思路、更符合现代观众的表现形式、更加市场化的营销方式都有助于戏曲的传播推广。

例如,豫剧版《朱丽小姐》将瑞典剧作家斯特林堡1888年创作的西洋故事搬到了河南乡间,对中国传统戏曲进行了实验性探索;上海京剧院引入演出季制度,提前公布全年的演出计划,以求从技术上探索拓展戏曲市场的新可能;张军昆曲艺术中心推出当代昆曲《春江花月夜》通过前期有规划、有创意的营销,并举办20场沙龙讲座,获得了高票房、好口碑。

小剧场戏曲成为戏曲创新、培养观众的有效方式。小剧场戏曲以小制作、小成本、小规模,以实验性、探索性、创新性,让年轻观众走进剧场关注戏曲,成为戏曲传承发展的新方式。京沪两地通过举办小剧场戏曲节,推出了一批优秀的小剧场戏曲作品。

3、地方小曲种演出减少造成场次、票房双降

以农村为主要市场的地方戏曲演出,因娱乐方式多元化和市场恶性竞争压价,导致演出场次和收入减少,逐渐边缘化。与京剧、越剧、豫剧等不同,许多地方小曲种受地域文化限制,受众面十分狭窄,面临存亡危机。我国目前仅有地方戏种286个,并且平均每两年就有3个剧种消失;全国有74个剧种只剩一个职业剧团或戏班。以山东、山西两个地方戏大省为例,20世纪50年代,山东地方戏剧种39个,到2006年,山东能够演出的剧种仅14个;20世纪80年代,山西有戏曲剧种54个,2003年减少到28个,2012年调查时能在舞台上演出的仅剩15个。

(三)儿童剧

2014年、2015年儿童剧演出市场对比

 

1、优质儿童剧增多

与前几年井喷式的发展不同,2015年儿童剧的场次、上座率、观众人数基本与2014年持平。主要原因是随着社会对儿童心理的关注度和认识水平的提高,家长对儿童剧要求提高、选择谨慎,让一些滥竽充数的劣质儿童剧失去市场。剧目品质的提高相应带来了平均票价的提升。

2、国际交流增加,凸显差异

2015年,很多国外儿童剧目被引进,例如立陶宛形体剧《翻滚吧,宝贝!》、俄罗斯百变形体剧《魔法师的白手套》、英国创意人偶剧《小小云先生》、加拿大创意儿童剧《塑料的童话王国》等。这些引进剧目为观众提供了更多观剧选择,也让我国与国际在儿童剧创作理念的差异凸显出来。在规模上,国内儿童剧创作还是大剧场、大规模、大场景、大舞美的创作方向,外国儿童剧更多是小制作,极简的布景和道具,十人以下的团队,既有利于巡演也有利于成本控制,以加拿大创意儿童剧《塑料的童话王国》为例,只有两名演员,道具是一箱各色的塑料袋;在内容上,国内儿童剧仍倾向于说教和圆满结局,外国儿童剧则更强调体验互动,也不刻意避讳触及暴力、死亡等话题,更加注重儿童观剧体验、想象力培养和潜力激发。

观众对国外儿童剧的接受度不一,一些家长对死亡内容的排斥,孩子不会投入到体验式互动中,这主要是因为国内外教育理念和教育方式存在差异,需要更多的交流融合,让戏剧在儿童成长教育中发挥重要作用。

四、曲艺杂技类演出

 

2014年、2015年曲杂演出市场对比

曲艺和杂技演出有所下滑的原因是创新乏力,内容不能满足市场需求。

以相声为代表的曲艺演出在前几年快速增长后持续衰落带来了市场萎缩。2009年前后,相声小剧场呈爆发增长之势,仅北京就有50家左右,现在已经锐减到20家左右。缺少新品力作也是当前相声发展的痼疾。德云社的岳云鹏,嘻哈包袱铺的高晓攀,青曲社的苗阜、王声等青年相声演员都因有紧贴时代和市场的作品受到观众的喜爱。

受国家规范旅游市场发展政策影响,杂技作为旅游驻场演出的主要形式也受到波及,市场表现下降。

五、旅游演出、娱乐演出

(一)旅游演出

2015年旅游演出场次为5.52万场,较2014年6.02万场下降8.31%,票房收入35.17亿元(含被分账收入),较2014年38.37亿元下降8.34%。

2014年、2015年旅游演出场次、收入对比图

 

2015年,旅游演出场次收入继续下降,主要原因是政策持续发力,消除市场泡沫。前几年热钱进入旅游市场,很多创意陈旧、粗制滥造的旅游演出项目盲目跟风上马,在相关政策要求取消旅游捆绑消费后,这些项目没有了观众和市场。

与市场整体表现下滑不同,一些高品质品牌项目逆市增长,如宋城演艺、印象系列演出等具有良好市场表现。2015年宋城演艺营业收入为16.9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81.21%,其现场演艺业务是业绩增长的主要动力,营业收入为12.65亿元,占总营业收入的74.63%,“千古情”系列演出观众为2233.83万人次,同比增53.42%。

(二)娱乐演出

2015年演艺场馆娱乐演出47.58万场,较2014年47.81万场下降0.48%,票房收入24.07亿元,较2014年18.17亿元上升32.47%。

2014年、2015年演艺场馆场次、收入对比图

演艺场馆娱乐演出场次基本与2014年持平。在2015年新的社会环境和市场环境下,演艺场馆调整经营策略,把提高演出质量当作吸引观众的主要因素,投入资金提升演出品质,成本推高了票价,但为保证上座率,票价提高幅度没有覆盖成本提高的幅度,因此收入虽然提升,但利润却下降。